全国客服电话 010-69443697

实探丨曾叫板拼多多的淘集集凉了,诸多商家赴总部讨债,烧钱揽客模式彻底失败

时间:2019-12-10

在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下,明星创业公司也难逃厄运,疯狂烧钱、补贴,一度叫板拼多多、跑马圈地“五环外”市场的淘集集凉了,张正平构建的社交电商“空中楼阁”轰然倒塌在气温接近0度的上海。

12月9日凌晨,淘集集CEO张正平发布《已尽力未尽责》的公告,称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公司接下来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

负债16亿 逾千家商户货款“打水漂”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9日上午赶到淘集集位于上海的总部五牛投控大厦,看到前来讨债的商家、客户、员工均被统一安排在一楼等候,淘集集所在的26、27层已经上不去,而物业公司也加强了楼下的安保工作,警车也很快在9点左右到达,但直到上午11点左右才开始安排接待。

(李明珠/摄)

而淘集集CEO张正平指出的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的处理思路分为两条:1. 破产重整。如果走破产重整路线,公司所有权将交给债权人,他将会积极联系供应商代表和大的广告代理商,以债转股和认购股份的形式将平台所有权转让给债权人,所得资金将全部用于公司运营,努力再次盘活平台。2. 破产清算。假如破产重整方案无法推进,淘集集将申请破产,张正平称他和团队会通过个人创业努力归还欠款。

事实上淘集集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案,并不能给前来讨债的商家解决还款问题,有进入淘集集总部的商家告诉记者,此前已经来了很多次想拿回货款,但今天公司代表的说辞和之前并无太大差异,还是在拖延时间,应付商家。

有维权的商家表示,此前已经签过并购重组合同,但看到昨日公司倒闭的消息传出,立刻连夜赶来,还有合作客户的代表表示,无法和淘集集员工取得联系。淘集集内部员工表示,目前公司共有406名员工,此前27楼员工已经全部通知休假,只有26楼部分员工负责接待,听到公司破产的消息也很惊愕,今天也都不敢去上班了。

从上线仅半年就积累了1亿用户,月活数千万的社交电商黑马,到今年以来,淘集集已经亏损近12亿元,上半年净亏6亿元,净资产负6亿元,目前每月亏损超2亿元。公司负债总额为16亿元左右。

“当时淘集集是免费入驻,我们上半年好的时候一天成交有2000多笔订单,之前也签订了并购重组协议,但感觉是被骗了,10月份的做法就是为了安抚商家,”刚连夜开车从江苏盐城赶来肖先生对记者表示,“我们是做母婴产品的,客单价不高,但已经有80万的货款在里面没有给了,亲戚的店有30万,我们小商家被淘集集坑惨了,少说有几千家。”

同样在五牛投控大厦想讨个说法的商家还有来自义乌、青岛、南京、广东、莆田等全国各地,基本都是做小生意的,被拖欠的货款从10万到几百上千万不等,有的人甚至带着孩子来,他们焦急的等待似乎看不到什么希望。

(李明珠/摄)

对于入驻淘集集的商家而言,卖货和确认收款有一个周转的时间,本来是15天+5天的周转期,发生延期付货款的情况之后,公司找各种理由说延迟到1个月+15天,但到最后押款拖了3个月的时间,一下子爆发了10月份商家集体维权事件,一直延续了两个多月,众多商家都迟迟未能拿回自己的“血汗钱”。

“烧钱揽客”模式难以持续

公开资料显示,社交电商淘集集成立于2018年8月,专注下沉市场,目前平台用户超过1亿,有数十万商家入驻,在线上销售日用百货、美妆个护、服饰鞋包、家居家纺、食品水果等产品。上线仅9个月,月活用户成功突破4000万,而拼多多达到这个数据却用了21个月。

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是产品经理出身,他曾在宝尊电商任职,宝尊电商是中国最著名的电商代运营公司,于2015年5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张正平心中的淘集集,与主打“5环以外”人口的拼多多有相似之处的是:它主要围绕县乡村人群,立志打造一个物美价廉、品类齐全的线上集贸市场,让传统电商未能触达到的人群也能实实在在的享受网购带来的便利和实惠。

而最终被收割的,也正是这些小集贸商们。

从玩法上看,淘集集玩的不是拼团,而是红包——所有淘集集用户下单后可以获得一个助力红包,分享邀请好友助力后,用户可以提现该红包,而帮助助力的好友也会获得一个红包,以此循环带动分享,虽然助力红包玩法与拼团模式不同,但从社交分享属性之上也有相似之处。

回顾淘集集的融资历程,可以看出在社交电商上市潮最火的2018年,拿到资金证明了其发展的势头迅猛,但如何用好这些钱,尤其是在经济形势并不好、投资机构手上弹药不足的情况下,对于整体趋势的把握、控制好现金流也十分考验创始人。

2018年10月,公司开始进行A轮融资,融资金额4200万美元,投后估值2.42亿美元,投资方是老虎基金(tiger)、数码天空科技(dst)和险峰投资等。但记者通过企查查的资料显示,公司融资历程为0,也并无看到有相关股权变更显示投资方的进入,张正平持有淘集集母公司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欢兽)注册资本100万元,张正平持有99%的股份。他还在6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集中在零售业,其中有1家企业存在风险(即上海欢兽)。淘集集内部员工称公司当时开设一个新的香港账户,资金可能是打入海外的账户。

据张正平介绍,2019年6月,淘集集启动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8亿美元,已经与投资方(国内电商行业巨头,据内部员工和其对商家透露是淘宝或者苏宁)达成意向协议。但投资资金迟迟未到账,当时自信满满要把淘集集做成百亿美金以上企业。进入7月,由于内外部一些因素,业绩增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销售额出现停滞。当时决策错误,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边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进入9月,由于融资迟迟得不到确认,现金流开始下降,危机已经来临,9月25日有人煽动供应商集中上门挤兑货款。在10月15日凌晨公开的道歉信中,张正平将错误归结为将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在策略上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并启动了并购重组方案,但最终未能成行。

复盘淘集集的破产之路,华东地区有投资社交电商的机构负责人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首先,淘集集的商业模式不可持续,持续的烧钱补贴来获客换取高速增长的做法难以维持,而且在淘集集下单的用户客单价特别低,用户留存差,其次,资本“寒冬”下,投资机构出手谨慎,不再盲目当接盘侠,导致签订投资意向书之后也未能打款,公司烧钱的面临资金压力巨大,加上商家集中讨债,加速公司彻底崩盘;第三,创始人本身的决策策略失误,没有储备好过冬的弹药,而盲目继续疯狂补贴,甚至挪用商家货款,自身的风险意识薄弱。